华夏诗歌新天地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微诗 活动 交友
total6670wb_end

动态微博

查看: 164|回复: 3

思无邪漫谈之八十九::“对号入座"

[复制链接]

213

主题

845

帖子

302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026
金钱
2181
分享
0
精华
0
发表于 2019-6-12 20:05: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之达 于 2020-6-7 13:27 编辑

   思无邪漫谈之八十九:“对号入座"

       对号入座,是人们对于文艺诸如小说、电影、戏剧、杂文甚至诗歌阅读观看时的一种反应。
       之所以有“对号入座”,在于文艺是“人学”,它表现和反映的是“生活中的人”和“人的生活”。因为这种表现和反映是“典型化”的,是“个性”的,人性中的“共性”深寓艺术化的“个性”之中。而人性之“普遍性”或“共性”的性格和品质都有相近和相同,包含了善恶、美丑和真伪,所以人们很容易在阅读和观看文艺作品中,找到自己。这种找到,就是“对号入座”。

       对号入座大抵有两种,有属于正常的对号入座,还有一种是非正常的对号入座。
       正常的对号入座。读者、观者一般是愿意把自己当作小说或影视剧里的正面角色尤其主要角色之英雄、贤人,俊男、淑女,诸如姜子牙、孙悟空、关羽、武松、西施、花木兰、穆桂英、林黛玉、简爱、基督上伯爵、艾丝米拉尔达、保尔柯察金、黄继光、雷锋······或者是恋爱中的主角,梁山伯与祝英台、罗密欧与朱丽叶、林道静与卢嘉川、少剑波与小白茹······这种对号,是文艺作品审美力量和教化力量的作用。作者和编者所塑造、肯定、赞扬的有理想、有作为、有能力、有责任、有道德的正面人物,在读者和观者那里找到了共识并被欣赏、敬服,人们希望自己是“那一个”——这,也正是文艺诸如小说作者和电影编剧们所创作、所期望的。

       另一种对号入座即非正常对号入座。是读者或观者以为作者对于某些人物、细节的设置、揭露、批判以及某些语言的运用,是直接写给他的。
       鲁迅当年的《阿q正传》,就很是遭到了这种对号。当时不少小政客、小官僚以至小文人读后,立马大骂,以为鲁迅在讽刺他们。作为现代文学大师的鲁迅,哪有闲功夫扯尔这等无聊?!讯翁的全部精力都在文学写作,塑造形象,解剖社会。他是借阿q,批判那个时代人们精神世界的扭曲,疗救社会,不可能去对哪个人群和哪一个人。
       崔永元对《手机》一个情节的极为不满,分别打电话给编剧和导演,要求撤掉那个情节,以至于后来矛盾升级,就是属于这一种对号入座。小崔是敢讲敢说、仗义执言之人,但在这件事上,他是虚弱、过敏的。

       这后一种对号入座,既有不懂文学艺术,亦有多疑神经。
       不懂文学,即不懂文学乃虚构,它不是写哪一个人,写哪一地,并非针对哪一个个体。它“典型化”所涉及的是人之性格情感的全方位,进而反映、概括和说明作品所描写的社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社会。
       多疑神经,即敏感好疑或偏执病态。多为过分敏感又思维单一,不能达观全面考虑问题;亦有心胸狭隘,目光短浅以至神经病态。所以对他人缺乏信任,疑神疑鬼,以至敌意。对所熟悉的人写的文学如小说、散文、诗歌、杂文,常做主动对号,以为里面揭露、批评的是他(她)自己,哪句话是影射他(她)。

       怎样才能减少非正常对号入座?
       不少影视剧为了避免对号入座,多在开头标明:“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的字样,这是为避免惹麻烦而采取的普遍做法。其实,这是完全可以不必考虑的。影视剧是艺术,情节是虚构,而故事中又没有标上真实生活中某某的姓名,它没有任何理由承担对号入座者的多疑、甚至是法律的询问。当然,有些影视剧的这种标注,多是一种幽默或者是一种习惯,其实并无实际意义。      
        从对号者来说,则需要懂得文艺乃艺术虚构,不必满腹狐疑乱入别人的剧本。在阅读和观赏文艺得到教化、启迪,不论善恶美丑哪一种,有正面收获就好。

       而近些年的网上论坛文化与微聊文化,应该是增加了“对号入座”率。
       网上论坛人群与微聊人群众多又人员组成复杂各异,网上论坛帖子与微聊信息浩如烟海每天都要浏览不在少数的帖子,论坛帖子与微聊帖子整体质量还不能令人满意,有大量量身之作纠结人际的内容(表白的、纠结的、教训的、影射的、挤兑的、斥骂的)供人们所用,论坛人员与微聊人群集结都为熟悉或近来熟悉每天都有密集交流过近但又不是当面易出狐疑、易出摩擦——也确有因为纷纭复杂关系和不乏素质低下卑劣之人好做或嗜于用帖子拿来影射贬损他人——这就更给对号入座和睚眦相报,提供了各种和多种可能。

       微群与论坛如何减少对号入座?
       一方面,发帖者要抱有好的初心和坚持初心,约束自觉,扬友善阳光之心,发正能和谐之声,不发揪扯人际、不发乱七八糟,尤不能发有违底线的主观恶意。文明网上,友善交流,尊重他人,四海皆兄弟。
       另一方面,读帖者要有正常的心智,能正读不误读,尤误读之后沉得住气,不取下策,不失礼不侵人,不恶毒卑劣。
       增智,即知己知彼。更多的真正的了解他人,不以己度人(人是有差别的,有差别甚至很大,经历阅历修养不同,不要硬去解读你解读不了。尤其,不要把别人设想的很糟,或带着某种偏见去看他人。孩子读不了大人,三观之别更是人与人之间难以读懂的鸿沟,一如当时的颇多人以为同时代的雷锋“是傻子”——他人不是自己,别拿你当别人)。更要戒避人云亦云,在市井气颇重甚至有小人居其间的杂蕪之地,谎言搬弄多多,尤需要用自己的且是客观的眼睛,而不是用讹传;用干净开放的心灵,而不是用偏执有色的眼镜,去认识理解与你交往的那个人的处事言行。当一个人完全认识、理解了一个人,就不会对他(她)的言论生疑窦,有误解。学会用客观的联系的辩证的开朗的大度的干净的眼睛看问题,对得出客观结论,很重要。没有这些,不要强度,更不要发声。
       有礼,即不失礼更不违法。对善意的批评,君子闻过则喜,至少要有风度接受。对无意的冒犯,要有气量宽容包容,不能持狭隘睚眦相报。已经因了偏执病态对号入座,能沉得住气,这是有修养。本来属于以己度人多疑对号,又沉不住气,不管不顾、肆无忌惮,这不惟是素质低,其实已把自己列入非君子行列。
       守法,即不可冲撞互联网法律底线。对号入座已经错误,又无德无行非礼非法,或执着阴损于含沙射影、指桑骂槐,或跳将起来流氓泼妇一般破马张飞、恣意污辱,或扇阴风点邪火于搬弄谗污,拉拢分化,这都属于宵小的乱世违法卑鄙之行。

       而对确实是人身攻击且恶意过分而非神经对号,选择说理、批评甚至于翻脸斥责以至于诉诸法律,都是对的。宽容,是有底线的,宽容是对无意冒犯或有意冒犯但能适可而止和已经冒犯但已知错道歉的原宥,是对善良人偶或误解失礼的谅解。但宽容绝不包括让步于恶意侮辱、敌意攻讦和流氓暴力,如果对这也宽容,也不好意思直面,听什么“好心态”的胡诌(有的是糊涂,有的是别有用心),不单是软弱,更是无原则,要拿起批评的武器。批评是还原真相,甄别孰是孰非,辩清矛盾,找出问题症结,止住恶劣,清正风气。
       对对号入座后大行卑劣,严重违反互联网底线恣意侵犯他人人格者,依法维权捍卫人格,属于正义。

       为避免对号,要拓展胸怀,简单心态,知己知彼,慎言慎行,厚德载物。
      (2018-05-21)












213

主题

845

帖子

302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026
金钱
2181
分享
0
精华
0
 楼主| 发表于 2019-6-12 22:04: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之达 于 2019-6-13 19:37 编辑

······不理想。

0

主题

143

帖子

44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49
金钱
306
分享
0
精华
0
发表于 2019-6-13 19:40: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载道 于 2019-6-13 19:43 编辑

对号入座是一种虚弱。可以虚弱对号,但病态对号后乱七八糟胡喷以至攻击,就太小了!时下很多论坛和微群,也的确鱼龙混杂,总有射人骂人辱人,甚至骂大街或搞小团伙。

213

主题

845

帖子

302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026
金钱
2181
分享
0
精华
0
 楼主| 发表于 2019-6-15 14:49: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之达 于 2019-6-15 20:13 编辑

乐见诗歌“下绣楼”


  暑期将至,以诗歌为主题的活动日益增多,反映了近年来新一轮的“诗歌热”。
  在我们这个古老的“诗国”里,有很长一段时间,诗歌像高冷的闺秀,与大众并不亲近。写诗是诗人的事,谈诗是圈子里的事,经历过20世纪80年代的全民诗潮后,诗人们精疲力竭地收缩在越来越小的诗歌圈里,生气不振。
  忽然一夜清香发,这两三年,诗歌走下绣楼,重新回到大众中间,诗歌又热了!去美术馆有人在朗诵诗,去读书会有人在谈论诗;“出格”的新诗人聚集了媒体的目光,离世的老诗人引发了集体的怀念;有人穿越大半个中国和人争论一首诗,有人将诗作入歌入戏在舞台上传唱全国;在刚创业的网店订一束鲜花搭配一首诗赠给爱人,在夜晚的卧室滑动手机订阅“读首诗再睡觉”让自己安眠。
  火的不只是吟诗,还有作诗。诗歌回温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微信、微博等新媒体传播平台的兴起。它唤醒了故纸堆里的佳作名篇,更唤醒了平凡人的“诗人梦”——无论是写字楼里曾经的文艺青年,还是荷尔蒙充沛、闲愁无限的青春少年,都可以通过新媒体把自己的诗作广泛传播。一时间,欲赋新词,遍地风流。一些批评家直言:著名诗人满天飞,著名诗歌不见踪影。活动多、好诗少,诗歌之火乃是海市蜃楼的“虚火”。但“著名”二字,何以评断:是文辞意境?还是思想庄严?20年前的诗歌评论能否批判今天的诗歌创作?当代诗歌的美学标准究竟为何?恐怕连批评家都需要深思。
  巨变的社会让文艺气象变化万千。可以肯定的是,当今的“诗歌热”与曾经的全民诗潮并不相同。30年前,诗歌反映了我们这个民族对精神觉醒和精神解放的渴求。30年后,在经济发展、物质充盈的前提下,诗歌更多表达的是个人精神生活的满足,以及对人性本身诗意的回归。“我的心永无安宁,直到它栖息于你”。正如诗人舒婷所说,“诗歌让我们远离躁动和喧嚣”。
  明代学人王世贞说:“三百篇亡,而后有骚、赋,骚、赋难入乐,而后有古乐府,古乐府不入俗,而后以唐绝句为乐府,绝句少婉转,而后有词,词不快北耳,而后有北曲,北曲不谐南耳,而后有南曲。”批评家们应该放下精英主义的成见,用变动的眼光去看待今天的“诗歌热”。我们需要学院诗人,也需要“打工诗人”;需要大叙事,也需要小确幸;需要深刻思辨的,也需要直率表达的;需要预见的,也需要怀旧的。中国的诗歌传统是源,更是流,正是因为它随势而变,广泛流传,才有了今天强大的生命力。
  西谚说:“诗歌冷藏语言,防止语言腐烂。”在物质极大丰富的中国,大众写诗、读诗其实是在追问生活的意义。今天的“诗歌热”有新闻、有现象、有躁动、有喧嚣,但也有沉潜其中的社会变革和人心需求。面对批评家的忧虑,笔者倒是乐见诗歌“下绣楼”。

 不想打字,试试右侧快捷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沪ICP备16036143号|手机版|小黑屋|华夏诗歌新天地

GMT+8, 2020-7-13 23:15 , Processed in 0.412512 second(s), 34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